首页 | 联系我们 | 振威展览集团

美国亚利桑那州建设第一个储能调峰电站

发布时间: 2018/6/5      资讯来源:互联网    

 
 

盐河项目(SRP)将是亚利桑那州的第一个独立的储能调峰电站。

该地电力公司已与AES达成了为期20年的购电协议,该协议将拥有并运营由Fluence提供的10MW/ 40MWh系统。该项目将坐落在凤凰城外的钱德勒,为大都会地区提供调峰能力。

“随着太阳能市场渗透率的增加,西南部地区负荷高峰正在转移,”AES公司和西门子公司共同拥有的Fluence美国西部市场总监Kate McGinnis说道。“这个调峰系统可以在日晒一天后,满足晚些时候系统的需求。”

这将是独立电池储能系统首次为加利福尼亚州以外地区提供调峰服务,加州阿利索峡谷天然气泄漏导致了加州快速增长的储能容量采购。

这个项目同时展示了亚利桑那州公用事业公司在储能技术方面的进步。

最初,亚利桑那州公共服务部门(APS)使用小型储能系统来平衡配电馈线上分布式太阳能的流入。然后,它与Punkin中心项目一起扩大规模,该项目在偏远的沙漠小镇使用储能系统,以避免新建输电线路。

去年,APS、图森电力(TEP)和SRP等业主都签署了与太阳能电厂相匹配的储能设施交易,以在傍晚系统高峰到来时利用日间的清洁能源产出。该模式利用了该州具有吸引力的太阳能资源,同时认识到过多的太阳能在正午并不是那么有用。

TEP去年在NextEra的交易中创下了价格新低,此后Xcel更惨烈的激烈竞标价格完全掩盖了上述交易的风头。

APS 在二月份与First Solar签署了一项太阳能+储能峰值协议。SRP在本月早些时候与NextEra 委托了一个20兆瓦太阳能+10兆瓦储能项目。

今天的发布会将进一步推动这一概念,电力公司将充分利用自己的储能潜力。这种能源不可知论的设计让公用事业公司按需要充电,使用当时电网可用的任何能源组合。

GTM Research的储能总监Ravi Manghani表示:“这反映了SRP方面的“资本效率”决策机制,因为公用事业公司可能面临电网上的过度发电情况,并且似乎对这种独立储能资产有信心,认为它将提供比一般调峰电厂更优的效率优势”

非营利性公共事业公司APS通过签署PPA而不是直接购买设备来进一步降低其资本支出。

尽管SRP项目将储能设施安装在建筑物内部,而不是一系列的集装箱,该系统的功能与加利福尼亚州埃斯康迪多市建造的AES系统非常相似。

储能为公用事业提供了一种相对不显眼的资产,可以在人口密集的地区选址,而不会释放微粒或其他污染物。

McGinnis说:“我们的确发现,大城市地区的公用事业公司在其供电范围内选址建设调峰电厂,将面临相当大的挑战。储能的优点是相对于传统调峰电站而言非常容易,可以建设的更具视觉吸引力。”

即使在公用事业监管机构的能源现代化提案作出最终决定之前,亚利桑那州也为AES提供了稳定的项目,该提案将编制储能目标并提高来自清洁能源的峰值功率份额。

纽约州的公用事业公司已经获得了电网侧储能方面的经验,如果监管机构批准该方案,他们可以立即启动相关项目。每个新项目都会成为储能系统如何构建和运行的新的参考。

McGinnis说:“随着更多的成功商业案例,我们看到更多电力公司倾向于采用储能“。

此外,本周,Fluence通过与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开发商里昂集团和JERA公司合作,对亚太地区储能给与更多关注,JERA是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和Chubu公司的合资企业。

根据协议,里昂将邀请JERA作为投资者和Fluence作为储能设备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开发项目。

该联盟已经开始在澳大利亚开发三个大型的太阳能加储能项目。

其中一个在昆士兰州约克角,将有55MW的太阳能和20MW/ 80MWh的存储容量。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维多利亚州Nowingi正在开发的电站,该电站将拥有253MW的太阳能以及80MW的4小时储能;南澳大利亚州的Riverland则有253MW的太阳能和100MW/400MWh的存储。

JERA控制着日本66GW的发电量和其他国家的8GW发电量,因此该协议将释放充足的储能需求,以匹配现有、或新的发电容量的需求。

Fluence今年春天首次进入澳大利亚市场,在拥挤的输电走廊的安装了一个变电站内的30MW储能系统,该项目预计将在年底前完成。盐河项目(SRP)将是亚利桑那州的第一个独立的储能调峰电站。

该地电力公司已与AES达成了为期20年的购电协议,该协议将拥有并运营由Fluence提供的10MW/ 40MWh系统。该项目将坐落在凤凰城外的钱德勒,为大都会地区提供调峰能力。

“随着太阳能市场渗透率的增加,西南部地区负荷高峰正在转移,”AES公司和西门子公司共同拥有的Fluence美国西部市场总监Kate McGinnis说道。“这个调峰系统可以在日晒一天后,满足晚些时候系统的需求。”

这将是独立电池储能系统首次为加利福尼亚州以外地区提供调峰服务,加州阿利索峡谷天然气泄漏导致了加州快速增长的储能容量采购。

这个项目同时展示了亚利桑那州公用事业公司在储能技术方面的进步。

最初,亚利桑那州公共服务部门(APS)使用小型储能系统来平衡配电馈线上分布式太阳能的流入。然后,它与Punkin中心项目一起扩大规模,该项目在偏远的沙漠小镇使用储能系统,以避免新建输电线路。

去年,APS、图森电力(TEP)和SRP等业主都签署了与太阳能电厂相匹配的储能设施交易,以在傍晚系统高峰到来时利用日间的清洁能源产出。该模式利用了该州具有吸引力的太阳能资源,同时认识到过多的太阳能在正午并不是那么有用。

TEP去年在NextEra的交易中创下了价格新低,此后Xcel更惨烈的激烈竞标价格完全掩盖了上述交易的风头。

APS 在二月份与First Solar签署了一项太阳能+储能峰值协议。SRP在本月早些时候与NextEra 委托了一个20兆瓦太阳能+10兆瓦储能项目。

今天的发布会将进一步推动这一概念,电力公司将充分利用自己的储能潜力。这种能源不可知论的设计让公用事业公司按需要充电,使用当时电网可用的任何能源组合。

GTM Research的储能总监Ravi Manghani表示:“这反映了SRP方面的“资本效率”决策机制,因为公用事业公司可能面临电网上的过度发电情况,并且似乎对这种独立储能资产有信心,认为它将提供比一般调峰电厂更优的效率优势”

非营利性公共事业公司APS通过签署PPA而不是直接购买设备来进一步降低其资本支出。

尽管SRP项目将储能设施安装在建筑物内部,而不是一系列的集装箱,该系统的功能与加利福尼亚州埃斯康迪多市建造的AES系统非常相似。

储能为公用事业提供了一种相对不显眼的资产,可以在人口密集的地区选址,而不会释放微粒或其他污染物。

McGinnis说:“我们的确发现,大城市地区的公用事业公司在其供电范围内选址建设调峰电厂,将面临相当大的挑战。储能的优点是相对于传统调峰电站而言非常容易,可以建设的更具视觉吸引力。”

即使在公用事业监管机构的能源现代化提案作出最终决定之前,亚利桑那州也为AES提供了稳定的项目,该提案将编制储能目标并提高来自清洁能源的峰值功率份额。

纽约州的公用事业公司已经获得了电网侧储能方面的经验,如果监管机构批准该方案,他们可以立即启动相关项目。每个新项目都会成为储能系统如何构建和运行的新的参考。

McGinnis说:“随着更多的成功商业案例,我们看到更多电力公司倾向于采用储能“。

此外,本周,Fluence通过与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开发商里昂集团和JERA公司合作,对亚太地区储能给与更多关注,JERA是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和Chubu公司的合资企业。

根据协议,里昂将邀请JERA作为投资者和Fluence作为储能设备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开发项目。

该联盟已经开始在澳大利亚开发三个大型的太阳能加储能项目。

其中一个在昆士兰州约克角,将有55MW的太阳能和20MW/ 80MWh的存储容量。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维多利亚州Nowingi正在开发的电站,该电站将拥有253MW的太阳能以及80MW的4小时储能;南澳大利亚州的Riverland则有253MW的太阳能和100MW/400MWh的存储。

JERA控制着日本66GW的发电量和其他国家的8GW发电量,因此该协议将释放充足的储能需求,以匹配现有、或新的发电容量的需求。

Fluence今年春天首次进入澳大利亚市场,在拥挤的输电走廊的安装了一个变电站内的30MW储能系统,该项目预计将在年底前完成。

 


 

广州振威国际展览有限公司 信息部制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备05045328号-28